《洗澡》(连载33)

人本论语 2019-07-23 10:45:46

我的新园地 ?您的新天地

微信存知己 ?网络若比邻


(小说连载章题为书匠所加)



第三十三章 ?

启发揣摩罪 ? 坦白靠自己


也许丁宝桂的问题最简单,也许丁宝桂的思想最落后,他是第一个得以启发和帮助的人。

会仍在会议室开。到会的人不多,只坐满了中间长桌的周围。几个等待洗澡的“老先生”都到了。他们没看见一个同组的熟人。参加这个会的都只在大会上见过几面,大约都是些理论组和现当代组的进步干部。丁宝桂看着一个个半陌生的脸都漠无表情——不仅冷漠,还带些鄙夷,或者竟是敌意,不免惴惴不安。

主席是一位剃了光头的中年干部,丁宝桂也不知他的姓名。他说明这个会是应丁先生的要求,给他点儿启发和帮助。丁宝桂对“帮助”二字另有见地。他认为帮助就是骂,就是围攻,所以像一头待宰的猪,抖索索地等待开刀。

经过一番静默,一个微弱的声音迟迟疑疑提出一个问题:“丁先生对共-产党是什么看法?”

丁宝桂暗暗松了一口气,忙回答说:“共-产党是全国人民的大救星。”

长桌四周一个个冷漠的脸上立刻凝出一层厚厚的霜。

丁宝桂以为自己回答太简略,忙热情歌颂一番,连“推倒一座大山”都背出来。可是谁也不理他,谁都没有表情。

丁宝桂慌了。他答得对吗?“很不够”吗?他停顿了一下说:“请再问吧。”好像他是面对一群严峻的考官。

主席说:“行了,丁先生显然不需要启发或帮助。散会。”

丁宝桂着急说:“请不吝指教,给我帮助呀!”

主席说:“丁先生,你还没有端正态度,你还在抗拒!”

长桌周围的人都合上笔记本,纷纷站起来。

丁宝桂好似丈八的金刚,摸不着头脑。他想:“你们问我,我马上回答了,还是抗拒吗?该怎么着才算端正态度呀?”当然他只是心上纳闷,并不敢问。

余楠忙说:“请在座再给我一点启发和帮助吧。”

杜丽琳也说:“我们都等待帮助和启发呢。”主席做手势叫大家坐下。

沉默了一会儿,一个声音诧怪说:“听说有的夫妻,吵架都用英语。”

许彦成瞪着眼问:“谁说的?”

没人回答。合上的笔记本压根儿没打开,到会的人都呆着脸陆续散出,连主席也走了。剩下五个肮脏的“浴客”面面相觑。

丽琳埋怨说:“彦成,你懂不懂?这是启发。”

余楠也埋怨说:“瞧,好像我们都在抗拒似的。”朱千里很聪明地耸耸肩,做了个法兰西式的姿势,表示鄙夷不屑。

五个人垂头丧气,四散回家。

过了一天,才第二次开会。这次是启发和帮助余楠。到会的人比帮助和启发丁宝桂的那次会上多,沿墙的椅子都坐满了。外文组的几个年轻人都出席,只是一个也没有开口。

主席仍旧是那位剃光头的中年干部。余楠表示自己已端正了态度,要求同志们给予启发和帮助。

第一个启发,和丁宝桂所得的一模一样。余楠点点头,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

有人谨慎地问:“余先生也是留美的?”

余楠好像参禅有所彻悟,又点点头记下。

“听说余先生是神童。”

余楠得意得差点儿要谦逊几句,可是他及时制止了自己,仍然摆出参禅的姿态,一面细参句意,一面走笔记下。

忽有人问:“余先生是什么时候到社的?”

余楠觉得一颗心沉重地一跳,不禁重复了人家的问句:“什么时候到社的?”

问的人不多说,只重复一遍:“什么时候到社的?”

余楠不及点头,慌忙记下。

好像给他的启发已经够多,没人再理会他。

就在这同一个会上,接下受启发的是朱千里。很多人踊跃提问:“朱先生哪年回国的?”

“朱先生为什么回国?”

“朱先生有很多着作吧?”

“什么时候写的?”

“朱先生是名教授,啊?”

“朱先生对抗美援朝怎么看法?”

“朱先生还有个洋夫人呢,是不是?”

“朱先生的稿费不少吧?”

朱千里从容一一记下。他收获丰富,暗暗得意。

有人对许彦成和杜丽琳也提出一个问题,问他们为什么回国。

以后大家便不说话了。

丁宝桂哭丧着脸对自己辩解说:“我上次不是抗拒。”可是谁也不理他。

这天的会,就此结束。

许彦成回家说:“我还是不懂。当然我也没有开口。‘为什么回国?’这又有什么奥妙?夫妻吵架用英语,又怎么着?咱们这一阵子压根儿没吵架。准是李妈听见咱们说英语,就胡说咱们吵架。”

丽琳说:“我想他们准来盘问过咱们的李妈。因为我听说他们都动员爱人帮助洗澡。他们没来动员我,大约咱们是同在一组,对我来问这问那,怕漏了底。”

彦成皱眉说:“也不知李妈胡说了些什么。”

丽琳说:“他们要提什么问题,总是拐弯儿抹角地提一下,叫你好好想想。反正每一句话里,都埋着一款罪状,叫你自己招供。”

彦成忽有所悟:“我想,丽琳,‘吵架也用英语’和‘月亮也是外国的圆’一个调儿。就是说,咱们是‘洋奴’——这话我可不服!咱们倒是洋奴了!”

“留学的不是洋奴是什么?”

“洋奴为什么不留在外国呢?”

“留在外国无路可走,回国有利可图,还可以捞资本,冒充进步。”

彦成想一想说:“哦!进步包袱!”

他叹气想:“为什么老把最坏的心思来冤我们呢?”

丽琳说:“你不是要求客观吗?你得用他们的目光来衡量自己——你总归是最腐朽肮脏的人。”

“资产阶级没有好人。争求好,全是虚假,全是骗人!”彦成不服气。

丽琳忽然聪明了。“也许他们没错。比如我吧,我自以为美,人家却觉得我全是打扮出来的。这里描描,那里画画,如果不描不画,不都是丑吗?我自己在镜子里看惯了,自以为美。旁人看着,只是不顺眼。”

彦成听出她的牢骚,赌气说:“旁人是谁?”

丽琳使气说:“还是我自己的丈夫呢!”

“这可是你冤我。”

“我冤你!你不妨暂时撇开自己,用别人的眼光来看看自己呀,你是忠实的丈夫!你答应对我不撒谎的!可是呢……”

彦成觉得她声音太高,越说越使气,立刻改用英语为自己辩解。

丽琳没好气地笑说:“可不是吵架也用英语?”

彦成气呼呼地,一声不响。

过两天,在他们俩的要求下,单为他们开了一个小会,给了些启发和帮助。回家来彦成说:“洋奴是奴定了。还崇美恐美——这倒也不冤枉 。我的确发过愁,怕美国科学先进,武器厉害。”

丽琳说:“看来我比你还糟糕。我是祖祖辈辈吸了劳动人民的血汗,吃剥削饭长大的。我是‘臭美’,好逸恶劳,贪图享受,混饭吃,不问政治,不知民间疾苦,心目中没有群众……”

彦成说:“他们没这么说。”

“可我得这么认!”

“你也不能一股脑儿全包下来。”

“当然不,可是我得照这样一桩桩挖自己的痛疮呀。”

彦成忽然说:“我听人家议论,现当代组那个好逸恶劳的组长,检讨了几次还没通过,好像罪名也是什么资产阶级思想。他是好出身,又是革命队伍里的,哪来资产阶级思想呢?难道是咱们教给他的?”

丽琳想了想说:“不用教,大概是受了咱们这帮人的影响,或是传染……”

“这笔帐怎么算呢?都算在咱们帐上?”

两人呆呆地对看着。

我敲打键盘将手指写软,

你手指轻轻一点,

就可免费阅读观看,

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何乐不为?

感悟人生,艺美人本


“艺美人生”专栏简介

精明商女真美人?!

战国家事儿

“狗男驴女”咋炼成?

人民的名义

为《人民的名义》再叫好!

以人民名义三唱“智斗”含大义

赵村家史(乡间小说)

小百姓,大生活

北风那个吹,鲜花插牛粪

残忍现实与疯狂历史

善恶的生死较量

小小说

大陆土男心中的宝岛女神

红与黑

行为艺术之母人生宣言

无题【两次被毙再三自阉版】

新话专家(小说)

梁祝音乐故事

新版《海燕》

好个广告表演艺术家!

官学博士列传(小说)

色戒(彻底自宫版)

有色哈佛系列案例

美的审判与猪的创新

杀人香水与洗脑圣水

嘿,怎么就老了?!

爱到贱处成奇葩

官少爷求学记

贾平凹:废都(节选)

时代不同了 大小都丈夫

戏如人生

严歌苓:第九个寡妇

小姨,小姨……

经典雕塑作品集赏

童趣有别:看图不说话一

小学之大:看图不说话二

大学堂影:看图不说话三

守脑如玉:看图不说话四

似是而非:看图不说话五

博士过河(好段子)

大郎开店(国学新文)

红歌欣赏

芳华乍现,老泪横流……

的哥让人泪花流……

狗血的女人性战争

养猪场

哂笑大合唱……

秋假蜗居沙发神游记

严歌苓《芳华》(节选)

品味平凡岁月

未披虎皮被犬欺【非小说】

大小人等都美感

人间情缘谁割断?

人间天地精气神

夏娃圣母美图写真集

大杂院里的冷暖人生

国色蜡染艺术集赏

二蛋不二!

真爷们长啥样?

郭沫若:水调歌头

哭语文 ?救母语

城市雕塑艺术

阿Q新传

父子对

大巴事故(非小说)

看电视,演革命,英勇悲壮……

新《围城》

菲律宾亚博体育网址--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两只老虎》史话

“取经工程”真相

诺奖同事荣光我

诺奖就是个传说

丰乳肥臀VS理想丰满

虎母神童造孽缘(写真小说)

争做入殓师,境界有不同

傻帽坚持,救赎正义

枭雄美人赋

剩女张狂为真爱 老妈倔强有善美

秀兰童星 ?恒久不落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此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