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凯讲故事 【弥勒佛传】弥勒是捡来的孩子(1)

清晨传播和谐善歌 2019-04-25 08:32:52


作者:明一居士 配音:顾凯老师


  转眼之间,曾经繁荣一时的盛世大唐已渐渐步入了血色黄昏,大厦危危将倾,江山摇摇欲坠。军阀割据,战乱频发,社会动荡,民不聊生……

  浙东明州(今浙江宁波)一带,因远离北方权力中心,位于东海之滨,时局虽然动荡,总算还能避开战火,偏安一隅。

  明州所属的奉化县界内,有三条主要河流:剡江、东江和奉化江。其中奉化江穿城而过,因此,本县老百姓都称它为县江。县江春汛,总是洪水滔滔,浊浪翻滚。这一年春天也不例外,清明未到,江水便涨了起来,飘着柴草、浮着泡沫,从上游呼啸着向县城方向奔涌过来……

  奉化县城北面三里远近,县江西岸,坐落着一个小小的村庄,叫做长汀村。村里有户人家,男主人名叫张重天,娶妻窦氏。张家世代务农,淳朴善良,由于夫妻二人格外勤劳,家底颇为丰盈。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张重天夫妇成婚多年,却一直膝下空空,尚未生育子嗣。

  这一天清晨,东方刚刚发亮,张重天便来到江边的田间劳作。他正在忙着平整土地,忽然听得江中水声大作,波涛轰鸣。他不由得抬起头来,发现滚滚江水犹如张牙舞爪的巨龙,呼啸而来,奔腾而去,大有一泻千里、不可阻挡之势。张重天在县江边生活了半辈子,见惯了春汛的洪峰浊浪。不过,令他感到奇特的是,在低沉如牛吼、震颤如雷鸣的浪涛声中,好像有一缕飘飘悠悠的仙乐从高邈的宇宙深处传来,在波浪之间回荡……

  张重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在汹涌的波涛之中看到了一捆柴草!发洪水的时候,水中经常漂浮着一些大树、木头、猪羊、马牛,所以,一捆柴草并不稀奇。稀奇的是,柴草上竟然躺着一个赤条条的男孩!

  小小柴捆在汹涌的波浪之中无助地逐流沉浮,随时都有被浪头吞噬、沉沦江底的危险。然而,面临灭顶之灾的小男孩却浑然不知,好像舒舒服服地躺在摇篮里一样呼呼大睡,陶醉在甜美的梦乡中……

  童心纯真,令一切所谓的祸福在他面前暗淡失色!君不见有菲律宾亚博体育网址--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曰:“小小猫儿欢乐多,唱着歌儿上山坡,遇见一只大老虎,揪着胡子叫哥哥……”

  张重天没有多想,赶紧用耙地的长柄镢头将柴捆拨拉到跟前,一把将小男孩抱了起来。不可思议的是,他刚刚抱起孩子,那捆柴草便散开了,沉没了,再也没了踪影,好像它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而怀中的那个孩子,却在冲着他眯眯发笑,好像早就知道会被他从洪水中捞起来一样。

  张重天看到这个男孩白白胖胖、圆头大耳、面相端庄,天生一副大富大贵的模样,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连镢头都忘了拿,一溜轻烟向家中跑去。

  距离家门老远,张重天便兴奋得忍不住叫了起来:

  “老乞婆,老乞婆!”

  张重天生性诙谐,又一直无儿无女,所以平时总爱与自己的老婆开玩笑,戏称她为“老乞婆”。

  窦氏正在家中做早饭,忽然听到丈夫在外面叫唤,而且声音极为欢快,一边向院门口迎接,一边笑着说道:“当家的,你是在路上捡到金子啦,还是从地里挖出银子啦?看把你乐得!”

  张重天推开院门,说道:“既没拾金,也没捡银,却比金银珍贵一万倍!老乞婆,你瞧,你瞧哇!”

  一个比年画里画的还要可爱的男孩,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我的天哪!”窦氏慌忙将沾着菜叶的手在衣襟上擦了擦,双手接过了孩子。这孩子不但不认生,反而像是与窦氏很有缘分似的,张开双臂,一头扎进了她怀里,咯咯笑了起来。窦氏高兴得差点将自家的房子乐翻了……

  半晌,窦氏才想起来问张重天:“当家的,你是从哪里抱来的这个神仙娃娃?”

  张重天说:“县江发了大水,他躺在一捆柴草上漂了过来,我是从水里把他捞上来的。”

  窦氏说:“哎呀,洪水连天,这小娃娃居然没被淹死,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当家的,咱们就收养了他吧。”

  张重天膝下无子,心里早就萌生了留下这个孩子的想法,所以想都没想便点了点头。

  窦氏使劲亲了孩子一口,说:“阿弥陀佛,谢天谢地,我们总算有儿子啦!”

  张重天见老婆高兴得不知东南西北,连做饭都忘了,便调侃说:“老乞婆,你有了儿子,就不要老头子啦?我可是饿得肚皮贴到后背上了。”

  窦氏说:“你三四十岁的人啦,又不是没吃过饭,饿一会儿怕什么?我要先去找一床小被子,把我儿子包起来,千万别让他着了凉。”

  窦氏将孩子抱到屋里,放在床上,开始翻箱倒柜,寻找适合孩子穿用和当铺盖的布料。张重天知道,一时半会儿吃不上饭了,只好坐在一边等待。那孩子独自躺在床上,咿咿呀呀,像是无比快乐。张重天若有所思地说道:“这孩子光着屁股在水里漂了那么久,不但没冻着、没呛水,而且还能在柴草上睡大觉,真是难以相信。”

  窦氏一边拾掇一边说:“这个孩子命硬,什么样的灾难也能避开。他不偏不倚正好漂到了你的跟前,倒像是专门来给咱们当儿子的。”

  张重天回忆着说:“一开始,我明明看到的是一朵金色的莲花。谁知,一眨眼,就变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

  听到这里,窦氏像是恍然大悟,忽然想起了什么,轻轻惊叫道:“天哪,这娃娃是观音菩萨给咱们送来的!”她放下手中的布料,双手合十,极为虔诚地喃喃念诵道:“大慈大悲观音菩萨,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您终于显灵了!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南无观音菩萨,南无送子观音娘娘,南无送子观音娘娘……”

  张重天“扑哧”一声笑了:“不是送子娘娘,而是送子爷爷。”

  窦氏一脸的严肃,说道:“孩他爹,你不要胡说八道!”

  “娃娃本来就是我抱回来的呀!”

  窦氏问:“他为什么能在大洪水中安然无恙?”

  “这……”

  “他为什么偏偏漂到了你眼前?”

  “这……”

  “他为什么也像哪吒三太子那样由莲花化生?”

  “这……”

  窦氏连珠炮似的发问,张重天吭吭哧哧,无法应对。

  最后窦氏说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前些天到岳林寺烧香拜佛,在观音菩萨面前许了愿,所以今天灵验了。他爹,咱们得尽快找个时间,到岳林寺还愿去。”

  与长汀村一江之隔,有一座规模宏大的丛林——岳林寺。岳林寺的前身,是三百年前南北朝时期梁武帝大同二年(公元536年)所创建的崇福院。

  大中二年(公元848年),当闲旷禅师云游来到奉化时,崇福院已成断壁残垣,一片狼藉,他不禁伤感嘘叹,泪流满面。他悲愿萌生,放下钵盂,挂起行囊,发心重建这座古老的寺院。闲旷是一位明心见性的大禅师,悟道宏深,慧眼通天。当天夜间,他在崇福院废墟之中跏趺而坐,进入了灵明奇妙的禅定状态。于是,他敏锐地感觉到,隔水相望的县江东岸,佛光闪闪,照彻天地。在这佛光出现的地方建寺安僧,必将有圣贤出世,菩萨过化。于是闲旷禅师将新寺院迁建于县江之东,更名为“岳林禅寺”。因其是唐朝大中年间所建,后世称之为“大中岳林禅寺”。

  这一天清晨,岳林寺住持闲旷禅师正在方丈之中的禅床上打坐,忽然听到寺院前面什么地方一声闷响,好像重物坠地一般。他徐徐睁开眼睛,唤来侍者,让他去天王殿察看一番。片刻之后,侍者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尚未进门便嚷嚷道:“大和尚,祸事了!大和尚,祸事了!”

  闲旷禅师从禅床上站立起来,问道:“有何祸事,你慢慢讲来。”

  侍者说:“天王殿里的天冠弥勒,从莲花座上跌了下来,摔得冠也掉了,头也破了。”

  闲旷禅师一笑,轻轻松松说道:“一个泥塑的菩萨,从高处跌下来,自然是要摔坏的。”

  侍者一愣,满脸疑惑地问道:“菩萨像怎么会自己倒下呢?是不是预示着寺里有什么灾难?”

  “到了该倒的时候,它自然就倒了。它连自身都保不住,还能预示什么灾难!”

  闲旷禅师的话里蕴藏着无限禅机,可惜侍者懵懂,尚未参透禅关,无法领会其中的奥妙。这时,从天王殿方向隐隐传来一阵话语声。一定是禅僧们听到响动,看到菩萨塑像莫名其妙倒地,正在议论纷纷。闲旷禅师拿上禅杖,走了出去。

  天王殿内,一尊前些年流行的天冠弥勒,确切地说,应该是头戴皇冠的武则天塑像,砰然倒下,前额碰瘪了,冠冕滚落了老远。正在不知所措的众僧看到住持到来,便自动退到两边。闲旷禅师看了看已经严重损坏的弥勒塑像,对弟子们说道:“金佛不度炉,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真佛心中坐。俗话也说,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诸位,你们都看到了吧?外在的佛像,总有损毁的一天,所以,你们要参拜自己的自性真佛,明心见性,顿悟成佛,永不败坏。”

  寺里的监院师说出了大家的疑惑:“可是师父,那会儿无风无雨,更没地震,这尊重达几百斤的佛像,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倒下来呢?”

  闲旷禅师莫名其妙地说道:“真菩萨就要到来,泥菩萨自然要让位了。”

  监院师问道:“师父,怎么处理这尊佛像呢?是不是将它扶回原位,然后修补重绘?”

  闲旷禅师用禅杖指着倒在地上的弥勒塑像说偈曰:

  尘归尘,土归土,哪里来,哪里去。

  弥勒菩萨离兜率,疯癫和尚背布袋。

  说完,闲旷禅师扬长而去。

  监院虽然没听懂师父的后两句偈子,但他明白什么叫尘归尘、土归土,所以便指挥大家将泥像抬了出来,挖了一个深坑,掩埋起来——

  泥土所造,重归泥土。





【弥勒佛传】欢乐的未来之佛-----弥勒菩萨

??读佛即是拜佛《弥勒佛传》简介







平台编辑:?和谐善歌爱好者清晨???

微信 :928969264?



友情链接